主页 > O假生活 >主妇控诉‧院长被扣‧女童补习班遭虐打 >

主妇控诉‧院长被扣‧女童补习班遭虐打


主妇控诉‧院长被扣‧女童补习班遭虐打(吉隆坡5日讯)一名家庭主妇控诉,年仅7岁的爱女在补习班遭院长虐打至屁股伤痕累累,导致女儿无法平躺睡觉,只能趴着睡,令她感到痛心不已,愤然报警为女儿讨回公道。事后,警方已援引虐童罪名一度扣查补习班的女院长。来自甲洞的女事主林秋霞(32岁)与丈夫邱子健(35岁,汽车零件商),育有4名孩子,遭补习班院长兼老师虐待的长女是邱靖芫(7岁)。他们週六向马华联邦直辖区“一个马来西亚工作队”大队长陈元虎等人作出投诉。她指出,她是3年前在朋友的推荐下,把靖芫送去甲洞区一间安亲补习班,每天下午1时直到下午6时半才接女儿回家。她透露,上週四下午5时45分,她接到补习班老师,也是院长的许小姐(33岁)的来电,指女儿一直哭个不停,却不要把作业习题的答案写出来。她表示,当时,她在电话中听到女儿的哭泣声,便问院长究竟发生了甚幺事,由于电话里讲不清楚,她表示要立即到现场了解情况。不过,对方声称鞭打了靖芫两下,已不想再鞭打靖芫了,并嘱咐她待会直接去接女儿回家。屁股出现瘀血林秋霞指出,她到补习班接女儿回家途中,发现女儿眼睛哭得红肿,情绪似乎很不稳定,身上也出现两三道的瘀痕,令她感到很震惊,即刻把车停在路旁,并用手机拍下女儿身上的鞭痕。她形容,回到家时,她发现女儿的情绪更不稳定,身上、手脚和屁股都被鞭打到伤痕累累,令她感到很心痛。“直到晚上7时许,女儿身上被鞭打的伤痕才更明显出现,屁股甚至出现整片瘀血,我觉得事态严重,因此前往甲洞警局报案,警方也将女儿身上的伤痕列为虐待案处理。”她说,警方拍下女儿身上的鞭痕后,之后她带着女儿到政府医院验伤,以证明女儿身上的伤痕是被虐待而受到损伤。“隔天,我没有再把女儿送去补习班,对方却陆续打了三四通电话来,追问为何女儿没有去补习班,但没有针对我女儿被虐打致伤的事件作出解释。”院长称对女童期望高林秋霞披露,警方于本週一上门逮捕补习班院长时,对方还向她的朋友抱怨,为何要“害”她被警方扣留。女院长被扣12小时她指出,院长于週一上午11时遭警方扣留,直到当天晚上11时就被释放。她说,许姓院长声称对靖芫的要求期望高,难免要看紧她一些。“我每个月缴付400令吉的安亲补习费,可是,如今我的女儿却遭到虐打,令人无法接受。我要为女儿讨回公道,不能让女儿白白被虐待。她表示,她见到女儿身上的伤痕,打在女儿身上,却是痛在娘心,因为这种虐打式行径的惩罚太重了,也令她的女儿小小心灵受到创伤。想不出答案女童被逼哭林秋霞认为,女儿靖芫的记忆力强,5岁时已会练习做一年级的课业,难免感受到压力大。她透露,当天,补习班老师指她的女儿哭了一个多小时,连答案都不要想出来。实际上,女儿当时在问题的答案中只少写了一个“去”字。“当时老师一直逼问她,在这种‘压力’下,试问我女儿还可能即刻想出答案吗?”她指出,补习老师之前也曾鞭打过女儿,不过都是打手掌心,她是可以接受的,不过,老师如今不但虐打女儿,而且女儿声称老师也扯拉她的头髮,这已令家长绝不可能接受。女童心存阴影怕补习林秋霞指出,女儿遭补习老师虐打后,每次她坐校车都会经过补习班,都会“庆幸”许姓老师没有见到她,由此可见,女儿心灵已蒙上不愉快的阴影。她披露,她告诉女儿将会另外物色补习班时,女儿还询问老师是男性还是女性。“更甚的是,这起虐待事件也影响到我另外一对双胞胎女儿,她们也表示不要去学校报名读书。”不做订正院长认鞭打女童遭投诉虐打学生的安亲补习班院长许小姐受询时坦言,邱靖芫的考卷习题做错了,她叫靖芫订正,可是靖芫宁愿呆坐2小时不愿订正,也不愿回答她,因此,她确有鞭打靖芫三四下。她否认当天有扯拉靖芫的头髮,并表示可能她太紧张靖芫的学习进度。她也否认鞭打靖芫时的情绪不稳定,只表示当时她很生气靖芫不愿订正做错的习题。许小姐声称,她曾在槟城当了十多年的记者,这起虐待学生的事件只是一场误会。她披露,她也曾致电向学生的妈妈道歉,可是对方不接受。她希望对方原谅她。“警方告诉我,由于这起虐打案已在处理中,警方劝请双方暂时不要见面。我也从这起事件汲取教训,不会再体罚学生。”她强调,她平时并没有这样处罚学生,这是第一次,而且她确定只是鞭打靖芫三四下,下手也没有这幺重。处罚学生非伤害学生马华联邦直辖区“一个马来西亚工作队”宣传主任刘振国认为,老师对待学生严格,抑或体罚学生则是两回事,老师鞭打学生可打手掌心,要学生记住功课时,并非让学生感到害怕与恐惧。他表示,该工作队将会致函甲洞警局的查案官,以跟进案件调查的进展,若有必要,也将会让事主与院长双方见面。‧2011.03.05
上一篇: 下一篇: